您现在的方位: 188bet金博宝官网网 >> 戒杀与放生 >> 杀生的果报 >> 正文

触目惊心——几则杀生的现世果报

学佛有问必答,专家答疑、有问必答,点这进入>>

1『爆仗起火 烧焦惨死』


    有一位姓黄的老士官,往常就喜爱吃狗肉,被他残杀的狗,不可胜数。不管大小狗,都把它杀来吃,可说心狠手辣。自从他退伍后,在民国五十二年间,搬到屏东长治乡某间爆仗工厂,担任厂长。退伍后,杀狗的习气依然不改,朋友规劝,也从不听。日子一天天曩昔,由于被杀的狗魂,不甘心被杀,更不肯肉被人吃下腹。每逢他入眠时,常梦见尖利的狗叫声,盘绕在他的身边,似要找他报仇。记住,在民国五十五年的冬季,有一日,他把邻家几只刚刚断奶的小狗抓来,放进已烧热的大锅水内,这几只刚出生不久的小狗就不幸的在锅内拼命挣扎,小小生灵,这样不幸的被烫死了,真是不忍目睹。事过第二年的一天,这位黄某在爆仗工厂作业时,爆仗遽然建议大火,正好把他烧个焦黑,苦楚嗟叹,就像狗被杀那样的叫声。黄某就一命归阴了。以上所述,是一则实在的故事,便是杀狗所得的报应。规劝喜爱杀狗的人士,赶忙改邪归正吧!狗的灵性是与人类相同,它是人类忠诚的朋友啊!——《圣德杂志》


2『猪魂作崇 屠夫受报』


    棉城屠户李亚育,操刀四十余载,宰猪逾万头,年迈退歇。每天都无事可作,便呆在猪圈与猪为伴以解孤寂。有一天晚上喝酒喝多了,回到猪圈,铺上木板就睡,晚上起来小解,遽然觉得大腿上有个东西,点灯一看,大腿上有一紫色圆形篆字,现已长到肉里了,转瞬间顿感浑身抽痛,寒热交作,猪圈里的猪这时也乱跑乱叫。从此,李亚育一病不起,有人问他得什么病,他说:此是猪鬼作崇。临死时,李亚育宣布呜呜的猪叫声,不多会就断气了。杀业罪重,佛之所以劝人放生,开方便之门,行施舍之道,旨在勉人修心修行,积功立德,畜牲与人虽不同,但其血肉性命则与人是相同的。杀生害命,冤冤相报,羁绊不休。什么工作不能做,又何须以宰杀家畜为活计。食肉众生,报在本身,何苦来哉?——《正伦杂志》


3『牛肉与子 锅里共煮』


    民国五十一年余因病住院,此事是一位与余同室的病患叙说的。大约民国三十五六年的冬季,就在他们的同村(他是山东即墨县),有一个农民去赶集,在牲口市看到一位卖母牛还顺便一头小牛的人。相谈的成果他以为价还能够,就将母牛和小牛一同买回。农民的打算是将母牛杀掉煮了卖肉藏着小牛还有他用。可是当他买回来要杀母牛的时分,那小牛跑过来向他跪下了,他就先将小牛赶开,回来要杀的时分小牛又跑来向他跪下,他就将小牛拴住,回来将母牛杀死。可是他将母牛杀身后,那小牛一气之下上蹦下跳,成果没跳几下小牛也死了。可是母牛仍是要煮了卖钱,当他夜晚用一个大锅在煮牛肉的时分,他有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在下面游玩,锅水正在翻滚的时分,那小男孩一头载进煮牛肉的锅里,被活活烫死了。这一锅的牛肉也不能卖了,悲伤成疾,没过多久农民也死了,而农民家人,亦相继而亡。——《圣德杂志》


4『七孔流血 叫声如鸭』


  台北,是一个很热烈的现代化城市。其他不谈,只说经商,各种商铺树立,千万职业,无所不有,非常昌盛。日夜车声喧闹不断的一条大马路,大约便是现在的中山北路,曩昔曾经有一间名闻远近的烤鸭店,店名『上品号』,生意兴隆,车水马龙。这可乐坏了年约五十多,浑身上下圆嘟嘟的蔡老板。『上品号』的生意,越做越大,赚的钱,自不用说,越来越多,二三年下来,各地的分店,已成立了好几处,蔡老板更是日渐福态,人更春风,出手更大,知道他的人天然更多。自古就有人常说:饱暖思淫欲,贫起盗心。这位发了杀业横财的阔老板,少不了外交,敷衍,是酒家,舞厅的常客,金屋藏娇的事,屡闻不鲜,赌场亦常见到他的踪迹,这正是他感到浪费的最惬意的时期。一年一度的阴历新年又到了,处处充满着繁忙的喜气,家家户户忙着购年货。天然『上品号』的生意高潮,不能拿往常来比较,蔡老板一声令下,自动门所性打开来,由于许多许多的顾客甘愿等着新烤鸭出炉,即便在门外等候三五个钟头也没有联系。老店员加班还不行,又雇了多位暂时店员,我们仍是手忙脚乱,敷衍不暇,老主顾上门,店员们都来不及打招呼,所以又全家总动员,到店里来帮助。这一天仍像往日相同,全店闹哄哄的时分遽然间,一声如雷似的鸭声,叫了起来。瞬间,所有的人,如同愣住似的,过了一会,才回复过来,世人寻声看去,只见蔡老板四肢打开,像只鸭子的形状,覆在地上,嘴巴里不断叫出呱呱的鸭子声。有的客人手上正拎着烤鸭,有的客人正掏钱要付款,出人意料见此光景,好奇心的唆使,围拢过来,争相先睹为快,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纷纷,其中有个胖妇人,大叫了一声:哎呀!人变鸭子拉!多可怕!今后我再也不敢吃肉了。我们才吵醒过来,不谋而合的一窝蜂往门外走出去。蔡太太急速叫人将蔡老板抬到床上,马上请医师来诊治,可是在高超的医师,便是没有方法使他中止鸭子的叫声。不幸的蔡老板,如此叫了三天三夜,直至声嘶力竭,才睁着眼睛,七孔流血,在苦楚挣扎中断气。从此今后,『上品号』的大字招牌,就隐姓埋名了,遍地分店天然也跟着关门大吉,蔡家的人亦不知迁居到什么当地去了。谁说畜牲天然生成便是应该给人吃的,试看当人们杀它的时分,哪一仅仅显的高高兴兴,不哀叫,不挣扎,静待屠刀取它的性命呢?——《人乘佛刊》


5『鸡贩鱼贩  恶报三则』
    在仙台,有一个开业不久的医师,医道很高超,一天,来了个四十多岁的妇人,咽喉有病,恳求医治。医师细心瞧着她的容态,这病像鸡似的宣布一种——皮鼓!皮鼓!的声响,一起身体强烈的颤抖,两手像鸡翅膀相同艰苦地强烈的向左右扩张着。医师再诊察她的咽喉,并没有什么异状,他感觉很古怪。这位医师是浓尾人,并且是个忠诚的释教徒,他有一个美满幸福的佛化家庭。他看患者的姿态,很像绞杀鸡的状况,或许能够这样猜测,她可能是位商人。讨教之下,成果正是这个当地上有名贩卖鸡商的太太,所以他拒绝了她的求诊。这位太太听了今后,两手如翅般地颤抖,苦啊!苦啊!地叫着,诚如鸡被杀时的苦状,回到家里倒地便死了。
    在本乡汤岛邻近的街上,也有一件类似的工作发作,一个鸡贩,在日本桥边经商,起初是与人合伙,可是过了不久却成了资产者。五十岁时妻子死了,遗下男女五个孩子,长女和次男在母亲身后不久也死了,主人自己也有难治的缺点,从此对金钱的观点,逐渐不注重了。过了几年,当他五十七岁时病情极度转恶,每天曲折病榻,即将临终时,把长男配偶叫到枕边来说:苦啊!赶快把我身边那些鸡驱走。孩子们想问他理由,他艰苦地又说:你们没看见吗?我以前所杀的鸡,通通集结到我身上来了,用鸡爪抓我的身体,还用嘴啄我,苦啊!有什么方法把这些鸡赶开?可怕啊!赚了许多钱有什么用,不要再做这种生意了!说完就断气了,儿子配偶俩从此也中止了这生意。
    还有在芝街,有个卖鳗鱼的商贩,赚了许多钱,尽管钱多,但家里的灾祸却不断,痛病缠身,百治不愈,在临终的前几天,很艰苦地对家人说出自己病痛的景象,他说:痛啊!你们快替我想个方法,把那些咬我脖子的鳗鱼赶开!就要断气时,他精疲力竭地对儿子们说:我。。。我死了。。。你们要。。。中止这生意。说完便死了,从此他的晚辈们再没有人敢做这行生意了。——《觉世旬刊》

相关栏目:杀生的果报学佛答疑请进入: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(还能够免费人工答疑)

——————【欢迎护持无量光188bet金博宝官网网系列网站(检查汇款账号)】——————


(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资助支撑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