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方位: 188bet金博宝官网网 >> 佛与日子 >> 财富问题 >> 财富观念 >> 正文

钱用了才是自己的~星云法师开示

学佛有问必答,专家答疑、有问必答,点这进入>>

  一九五二年起,我担任修改《人生杂志》,前后有六年之久。记住有一次,发行人东初法师说过这么一句话:“,用了才是自己的!”这一句话使我终身获益无

  从小我就在赤贫中长大,由于没有钱,养成不购买的习气,乃至不积累的习气。这个习气,对我终身协助很大,我终身的释教工作都从这习气而来。由于我没有钱,我不积累钱,但我非常会用钱。有钱是福报,会用钱才是才智。

  一九五一年,我在台湾释教讲习会担任教务主任,台湾省释教会发给我新台币五十元的月薪,关于一般人而言,这是一笔微乎其微的数目字,可是,由于我从小在森林中长大,养成不贪不聚的习气,五十元对我来说,也算是很多了。我每个月拿这笔钱为教室校舍添加教育设备,为赤贫学生购买文具用品今后,简直身无分文,可是眼看莘莘学子在梵学上有所生长,能为教界所用,深深感到非常欢欣,这不也是一种名贵的财富吗?原本,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!”

  过了两年,我到了宜兰念佛会,每月有新台币三百元的供养,我觉得自己实在是太赋有了!其时,耶教非常盛行,所以,我拿出一百五十元购买银制的卍字项圈,与前来听经闻法的青年佛子结缘,期望他们能挂在颈上,代表自己崇高的身分,好让世人知道:不光有人佩带十字架的项圈,也有人以挂释教项圈为荣。别的的一百五十元,我则用来订货一百份《人生杂志》供信徒阅览。一九五四年,每月的供养金提升为六百元,我就拿出一百五十元补助张优理(慈惠)、吴素真(慈容)等三人到台中承受幼教师资练习,其他的一百五十元则用来资助演慈等就读汐止梵学院。我每月如是,后来,随我学佛的青年有增无减,阅览《人生杂志》的信徒跟着我处处布道,学习幼教的女青年则回来帮我处理释教幼儿园,为寺院道场服务。我更进一步地了解到: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!”

  一九五六年,我抛弃了日本大正大学博士班的入学时机,将这笔开支节约下来,协助青年设置「释教文明服务处」,主张释教徒购书读书运动。乃至后来供慈庄、慈惠、慈容、慈嘉、慈怡等人赴日留学,当年,正是经济最为窘迫之时,很多人都笑我是个没有财政脑筋的傻子。成果,事实胜于雄辩,他们在学成归国后,均以所学贡献188bet金博宝官网。几十年来,我不断地资助年青佛子念书肄业,乃至到国外参学,现在他们都连续成为佛光山的中坚分子。这些都再三证明了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”,是一句金玉良言。

  普通家庭不过三五儿女,其教育费用就已非常费劲,而我现在不计算在家弟子,光是随我落发者即不下千人,我办了六所梵学院供他们念书,担任养他教他,尤其是数十名徒众在英国牛津,美国耶鲁、天普、加州,法国巴黎,日本驹泽、佛大、大正、东京,印度世界,韩国东国等大学的留学费用,更为可观。此外,为了增广弟子的见识,我还鼓舞他们到国外游览参学,每年所费不赀。我从不叫穷,也不尴尬,由于,我认为:不耕种,就没有收成;有钱不必,纵使积累再多,也不是自己一切。

  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!”尤其是用在培育人才的身上,我一点也不吝惜,可是,施舍金钱给人,最难的是公正恰当。记住前期随我落发的青年,其所来自的家庭有贫有富,所需纷歧,所以,我就把钱置于一处,随其自取,我认为让他们各取所需,才是实在的相等。

  回想自一九五三年起,出外布教都在露天广场,装一盏暂时电灯要十二元,请一个人打锣宣扬要十五元,还有其它的文宣、交通费用等等,关于其时财路有限的我来说,实在是非常困难。可是,有感于弘法利生的重要,我无惮于绰绰有余的日子,常常系紧裤带,饿着肚皮,到遍地广结法缘。我曾屡次在台湾环岛布教,我出钱在电台播送,我是第一个购买电视时刻,让法音宣流,十年如一日。

  现在台湾佛法遍及,岂不是当年遍洒各地的菩提种子开花成果了吗?咱们不要怕花钱,由于,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!”

  在修改《人生杂志》时,我力排众议,主张将原本的篇幅由二十页添加至二十八页,以飨读者,发行人要求我补助多加八页的费用,我没有钱,但也硬着头皮容许,从此每日愈加节衣缩食。花钱仍是小事,我往往由于社内编校仅我一人,只得日夜焚膏继晷,费尽心机,改稿撰文,增加的篇幅也成了我写作的园地,《释迦牟尼佛传》、《玉琳国师》都是我那时的著作,一朝一夕,竟然也磨炼出我会写文章的笔来。释教讲施舍,看来好像是给人,实则是给自己;假如最初我吝于出资,也就无法培育自己敏锐的觉知与考虑的才干。现在想来,实在是: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!”

  有了写作的习气,我更奋发笔耕,在各书报杂志发表文章,每次以所得稿费,买了千百份小纪念品送给信徒。我并非好施小惠,我不望酬谢,只想以此广结善缘。后来,有许多学子受了我的鼓舞,前来学习佛法;而卖纪念品的小贩也发了小财,在生意之间,遭到佛法的熏习加被,而自愿皈依在三宝座下。后来,台湾处处有释教小纪念品的流转处,这些都是我始料未及之事,于此,更印证了: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!”

  我不光修改杂志,还自掏腰包,购买释教书刊给信众阅览,《菩提树月刊》、《人生杂志》、《觉世旬刊》,及台湾印经处和瑞成书局的佛书,都是我常与人结缘的礼品。我期望咱们多读多看,以便思惟与佛法符合,成为释教的正信弟子,作为净化人间的一股清流。公然,当年受我奉送的青年,今日都能在释教界走上讲台,发挥了力气。我深深感到:极少的钱,生长了释教多么的花果。固然,花钱,不光是买自己的所需,最好能买取才智,贡献群众。

  还记住二十六年前,叶鹏胜的父亲以做僧鞋为业,卖价一双三十元,可是我都以四十元跟他购买;常常来往高雄和台北,在半途彰化午饭,小面店里一碗一元五角的素食阳春面,我都交给五块钱。人皆怪之,我却感到天经地义:由于那时释教工作并不遍及,身为佛子,我仅仅想尽一份菲薄的力气,期能抛砖引玉,鼓舞商人多从事有关释教的工作,如此一来,不光商人可因释教而受惠,也便当了释教徒购买释教用品,便利咱们茹素,岂纷歧举两得?

  我常到香港,香港的出租车常常拒载落发人,我若乘坐一次,都以双倍的车资给他,期望能改动习尚。后来,我更将这种理念扩及一些贩夫工商,例如:我到澎湖去布教,往往买了一大堆当地居民兜销的小石子,回来之后,却不知道怎样处理是好;我到「泰北」去弘法拜访,在小摊子边徜徉好久,左看右看,都没有自己欢欣的东西,只得给每个摊贩泰币一百元,一百多个摊贩都用奇特的眼光看我,我仅仅实践我“小小施舍”的愿望。

  率团出国,参观名胜,我也总是首先购物,俨然一付收购团团长的容貌,其实我自奉甚俭,并不需求那些纪念品,仅仅我知道:随行的信徒看到我买,就会跟进,让他们跟那些小贩结缘,也是积德行善。乃至我安排弘法省亲团到大陆时,看到徒众与商家讨价讨价,也会被我呵斥,由于我知道那些东西索价是高了一些,但他们的日子那么赤贫,咱们怎样狠心讨价。

  我没有购买的习气,但要买时,从未想买便宜货,总怕商人不挣钱。我认为:本着一种欢欣结缘的心去消费购买,将使商人因经济改进而从事产品质量的改进立异。钱,与其购买自己的便利,不如用来购买咱们的共有、咱们的赋有如此一来,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,也是社会咱们所共有的。”
  一九六三年,我兴办寿山梵学院,免费供给膳宿给学佛的青年。所以,我节衣缩食,以便付出巨额的教育费用。不善于经忏佛事的我,也甘心到殡仪馆诵经,替丧家通宵助念,并且操心于遍地安排师资。此外,我一有了红包,即设法添加设备:一次购买一张、两张椅凳,三本、四本图书,点点滴滴累积下来,教室就这样一间间增多了,图书馆也建立了很多间。我不认为这是一种担负,由于我一向觉得是为“咱们”买的,而不是为“个人”买的。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!”想来也不过是历来“以众为我”性情的延伸。

  二十年前,慈济积德行善会刚建立时,我也刚在佛光山开山,即曾以十万元资助;就在那时,传闻台中有一位素未谋面的青年硕士欲至日本攻读梵学博士,唯囿于经济困难,无法如愿,我当即亲身送了十万元到他贵寓;乃至我屡次资助青年学者到国外游学,以增进其履历……,像这种补助文教慈悲之事不乏其人。现在,我看到慈济积德行善会蓬勃开展,青年学者在释教育术界占有一席之地……,他们的生长促进了释教的开展,心中也难免欢欣。只需咱们能以“享有而不具有”的观念来理财,天然能不时共享到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”趣味。

  一九五○年,煮云法师从舟山撤退到台湾,我将刚裁缝好的一件长衫送给他,从此,我在圆光寺一袭短衫,过了两年;早年开山时,千般困难,某法师向我借八十万元,念及他是长者,我也极力筹集,后来知道他仅仅为了试试我的为人,心中也有不满。我屡次率团到日本开会,团里的法师要求我替他们出盘缠,其时,我自理都稍有困难,遑论顾及他人,但我仍是多方设法,满意所需。曩昔一些同参朋友在台湾日子得不满意,即便从前对我不起,我也不念旧恶,时予资助解困。一些失意文人也常向我要钱,我也尽己之力,适应所求。素日看到他人不小心丢失金钱,一副着急的容貌,天然会升起悲天悯人,还自愿出钱协助,处理困难……。我不赋有,但肯散财,我不曾因而而赤贫,“钱用了”,只需咱们能各得所需,“好像己有”,夫复何求?仅仅有些厚颜之士,往往狮子大开口,索资数万乃至百万,尽管钱是用来消灾解难,但我不肯给予,由于金钱是“净财”,不能让它成为“脏钱”。

  我于遍地弘法时,常常留神释教文物的收集。前期迫于经济赤贫,往往在游览中省下饭钱,以充购买之资;为了节约运费,我总是忍耐手酸腿麻之苦,千里迢迢亲身将佛像捧回,乃至因而遭受同路讥议,认为我是在跑单帮,运营生意,我从不加以辩解。

  一九八三年,我在佛光山增建释教文物陈列馆;一九八八年,我在美国西来寺建了释教瑰宝馆;现在,我又为巴黎古堡道场收集释教法物。一切这些馆内的一品一物,无不是我多年来如此苦心的收集。尽管建立以来,年年均因维护费用的巨大开支而捉襟见肘,可是,从宾客赞赏的声响及目光,我更必定了多年来的信仰: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!”看似严寒的文物,实则包含了无比充足的生命,以其简练有力的办法,无言地宣说了释教悠长巨大的前史、文明、艺术,这种带给人们精神上的建造,才是无价的财宝。金钱,不仅仅用来满意物质上的需求,更应该用来庄重众生的慧命。

  三十五年前,从前有一个赤贫的小女子,因人介绍,前来找我,表明要跟从我学习佛法。那时,我自己托身何处都感困难,只要婉言拒绝,但在她临走时,我又非常不忍,当下即掏出身上仅有的五十元相赠,认为她另寻梵学院,作为学道之资。没想到三十五年后的今日,她竟然以十万倍的捐款作为酬谢,并且护法护僧,竭尽全力。她,便是素有“黄仙姑”之称的黄丽明居士。关于此事,她津津有味,而我愈加确认:“钱用了”,不光“是自己的”,并且还有百千万倍的利息。施舍金钱,不是用来买一份虚名,不是在于数目的多寡,而是以一份诚意来赢得自己的欢欣和自己的心安理得!

  我不光施舍他人,也常常斡旋于弟子徒众间,解囊纾困:佛光山单位与单位间,有时或因权责问题,或因财政困难,或因态度不同,而对某些需求用钱的个案争辩计较,我知道后,一句“我出这笔钱”,自能化干戈为玉帛。佛光山多年来安全调和不也便是我自己的收成吗?因而,我一向坚持: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!”

  由于我有这种“钱,用了才是自己的”理念与不储财的性情,佛光山也一向本着“十方来,十方去,共成十方事”的宗风来安僧办道,多年来,不光未曾有少许盈利,反而债台高筑,尽管日日伤心,但也日日曩昔,倒也风平浪静。佛光山没有人抢着去当当家住持,争着去管理财政,咱们凭着一股献身小我的精神来服务社会,贡献众生,说来也是我的福分,比具有金钱更具有意义啊!

  反观涛涛浊世中,一些人坐拥财富瑰宝,收支轿车洋房,一旦身后,尸骨未寒,不肖后代即为分配产业而争辩不休,生前的一切金钱不光带不走,姑且构成后世的祸源,宁不悲乎?还有一些人,汲汲营营,贪心小利,放高利贷,招人标会,于金钱之积累无所不必其极,到头来倒债倒会,终身的辛苦仍是归为他人一切,宁无悔乎?佛陀在二千五百年前,即已阐明:财富是五家所共有——水火、刀兵、响马、暴政和不肖后代,因而教咱们要施舍结缘。有一首诗将这些状况描写得非常恰当:

  一粒落土百粒收,一文施舍万文收,
  与君寄在坚牢库,汝及后代享不休。

  曩昔有好长一段时刻,我一文不名,可是我从不自认匮乏,反而觉得人间处处都是财富:一句好话、一件积德行善、一个便利、一点友谊……,都是弥足珍贵。后来我有了供养,只认为这是宿因所现的福报,实缺乏为道,反而深深感到:金钱如水,必需要活动,才干发生大用。渐而体悟到:怎样用钱,是一种甚深的才智。而用钱最好使群众都能取得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般若瑰宝,才干使自己永久享有用钱的高兴。所以,我深深觉得:具有钱是福报,会用钱才是才智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(佛光廿七年-一九九三年元月)

 

相关栏目:财富观念学佛答疑请进入:学佛有问必答网常见问答集锦(还可以免费人工答疑)

——————【欢迎护持无量光188bet金博宝官网网系列网站(检查汇款账号)】——————


(微信扫一扫或长按二维码资助支撑)